B站、抖音、快手“三国杀” 视频剪辑工具打响前哨战

B站、抖音、快手“三国杀” 视频剪辑工具打响前哨战

B站、抖音、快手“三国杀” 视频剪辑工具打响前哨战

B站推出视频剪辑APP“必剪”后,抖音、快手相继入局,视频平台内容保卫战在剪辑工具领域打响。

如果将视频剪辑工具看作是短视频社区的“最强辅助”,那么B站在推出自己的视频剪辑APP“必剪”之后,又在剪辑工具领域排兵布阵,增添了一个防御辅助。

近日,科技公司Versa在获得B站投资之后,推出了全新的视频剪辑软件“不咕剪辑”,该产品主要服务于B站UP主。在B站、抖音、快手这场三国杀中,视频平台内容保卫战先行在剪辑工具领域打响。

视频编辑工具站上风口

“不咕剪辑对于B站,如同剪映对于抖音,我们的目标直指剪映,而且要比剪映做得好。”Versa CEO蔡天懿告诉第一财经。Versa此前凭借旗下一款图片编辑软件“马卡龙玩图”走红市场,先后获得真格基金、红杉资本、腾讯投资。

无论是产品名称还是战略定位,不咕剪辑都带有明显的B站“官配”色彩。“不咕”二字就源自B站的一个梗,咕是鸽子的叫声,在B站粉丝们常用“放鸽子”或“咕咕咕”来催促那些更新频率低的UP主。而在产品形态上,不咕剪辑创作的视频可以一键发布至B站,同时还内设了一键三连、弹幕贴纸等特色素材库。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短视频平台都推出了自己的配套剪辑工具,抖音和快手分别拥有剪映和快影,字节跳动还推出了海外版剪映Viamaker,微信视频号有秒简,爱奇艺上线了随刻创作。在剪辑软件的辅助下,创作者可以更便捷、高效地创作视频,一键上传至相应的平台,从而形成生产工具和分发平台相互绑定的内容生态循环链路。

时至今日B站上仍有不少的视频是通过剪映创作的,抖音的很多玩法也在向B站输出。但在蔡天懿看来B站的用户偏好和社区生态不同于抖音,B站需要更符合自己内在逻辑和血统的剪辑软件,和市面上的产品正面竞争。

例如与抖音、快手等随手拍的生活类短视频不同,B站上的视频有大量番剧介绍、游戏解说、动漫创作、知识科普等,创作者更倾向于通过Adobe Premiere等专业的视频工具剪辑。再例如剪映侧重于热门模板的打造,用同一音乐、滤镜、主题吸引用户模仿剪同款,但B站强调有趣、有梗、有特色的视频内容,套用模板并不是主流创作方式,这些差异都对内容生产工具提出了不同诉求。

对于正在寻求“破圈”的B站而言,解放创造力,让更多的新鲜血液进入到B站,首要任务就是降低创作门槛。同时如何让新涌入的三次元和二次元和谐连接,内容生产工具在其中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例如在舞蹈视频中,借助不咕视频抠图和多轨复制功能,可以实现“影分身”效果,与不同场景、次元的影像联动。

背靠巨头拿入场船票

如同马卡龙玩图对标PS,蔡天懿将不咕剪辑定位为Adobe中的Pr、AE软件。通过多轨编辑与AI自动抠像分层等独占功能,让内容创作轻量化,解放被编辑能力束缚的长尾用户。

伴随短视频的爆发,当下剪辑工具行业竞争尤为激烈,第一财经统计仅在iOS上已经有上百款视频剪辑应用,且功能效果大同小异。“目前市面上大多数的产品都是‘剪映’的子集,而一款剪辑软件要想突围,必须要有独占功能而且好用,这背后考验的是算法能力和工程化能力。”蔡天懿强调。

爆款应用如何持续抓住用户,一直是工具类产品面临的难题。网红APP风靡一时但随即又淡出大众视野,归根结底一方面是由于产品开发能力不足,难以持续制造爆款,用户留存率低,另一方面源自商业模式不清晰。

对于盈利模式,蔡天懿认为WPS为国产软件如何做商业模式提供了很好的借鉴。不同于Office软件需要极高的订阅价格,WPS通过主产品免费、增值服务收费的方式来赚取成本和利润。C端之外目前Versa也在向B站、腾讯等公司提供技术授权,在B端获取一定的收益。

手握入场券,以Versa为代表的剪辑工具正在打开内容创作的天花板。对于视频平台而言,这不仅是一场前哨站,也是一场阻击战。


客友全球创业社群

一键分享:

上一篇:他是华为天才少年,三本毕业,今年薪201万,华为真看走眼了?
下一篇:爆雷不断,整个行业已是一地烂泥,谁玩坏了长租公寓?

文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