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经过了两年的洗牌,还有哪些行业适合它?

共享经济经过了两年的洗牌,还有哪些行业适合它?

这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移动支付已经成了代替人民币支付的一种支付方式了,以前无论去哪里,都觉得口袋里没钱,心里就没底,现在出门只要手机有电,心里就有底。今天我们不聊移动互联网,也不聊移动支付。我们聊聊移动互联网带来的衍生物—共享经济。

大家这几年对共享这个词应该不陌生,包含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甚至还出现了共享男女朋友!广大投资者也是疯狂的投入到这个行业,都以为站在了风口,就能成为一只会飞的猪,素不知站在风口,也有些猪飞不了,反而成了别人的盘中餐。所以,这几年来共享经济里是哀嚎一片。当然,也有那么一两个成功的人,比如共享单车的后起之秀哈啰单车,默默发展的共享充电宝街电。

共享经济

咱们先来聊聊哈啰单车,在摩拜,小黄人,小绿人等快速发展和炒作的时候,支付宝还不打算上线哈啰,估计那时候马云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个行业注定要经过一次两次的洗牌,所以在等小绿人出现了问题的时候,哈啰才上线了,还是一贯的支付宝蓝色,现在,摩拜易主,小黄人也接近瘫痪,小绿人等其他小品牌已经破产倒闭,在大家都对共享单车冷静的看淡后,哈啰总结了前辈们的炮灰经历,在管理和投放城市,地点等方面做了最理性的分析,现在不但有哈啰单车,还有哈啰电动车,说不定以后还有哈啰汽车等。现在大家看到最多的,应该就是哈啰单车了。

共享单车

接着我们来分析下街电,街电的成功,第一是了解了人们的刚需,二是它的运作模式,只要是大点的商场,随处都可以看到街电,他是和线下的实体店合作分成的模式,把线上线下有机的结合起来,而且结合的恰到好处,还有一个就是这是刚需,如果早几年的诺基亚时代,超级待机王时代,一个电池起码能用一个星期的时候,街电就不可能那么火,因为现在的人的观念就是,宁愿口袋没钱,也不要手机没电。而且现在的手机电池,能玩一天,已经是个奇迹。所以,街电的成功,也不是偶然。

共享充电宝

但凡成功的行业,必定是历史的产物,那么经过了这几年的行业洗牌,还有哪些行业适合共享经济呢?其实我想是有的,比如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个——共享工作。

现在的人,特别是90后,00后们都崇尚个性,自由,以前的70后,80后,羡慕人家的朝九晚五,因为自己天天要加班,而且加班也做不完。而且现在的招聘市场有一种怪现象,就是公司招工难,求职者找工作也难这样两难的尴尬,那么如果有一个平台出来,可以共享工作,那不就解决这个问题了么?大家都做自己擅长的领域,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工作就好了,没必要天天朝九晚五的坐班,在旅游的时候,可以工作,在吃饭的时候,可以工作,时间自由安排,做不完还可以共享出来,当然,这个只是个概念产品,不过我想很快就会实现的。

共享工作

所以,共享经济并没有什么问题,而问题是我们要找到人们的刚需,起码要找到针对你的目标用户的刚需,当然,还有学校的共享招生,人力资源的共享招聘等等,也都是刚需!

这个年末,对于共享经济领域,可以说是非不断。行业大洗牌共享经济路在何方?

12月23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最终还是离开了她一手创办的公司。就在前几天,摩拜的老对手ofo位于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新总部,数百名用户排起长龙登记退押金,一时成为舆论焦点。而ofo创始人戴威更被列入“老赖”名单。

如今,热炒下的共享经济逐渐回归理性。业内人士坦言,共享经济迎来行业洗牌期。进入下半场的共享经济到底路在何方?

现状

共享经济的“冬天”

如果说共享经济有一面旗帜,那一定是共享单车。记者简单统计了下,最火热的时候,提供共享单车相关服务的公司超过70家,大街上单车的颜色一度不够用了。经过2年多时间,依旧活跃的只有ofo的黄色、摩拜的橙色和哈罗的蓝色了。

就在12月23日,摩拜发布内部信称,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今年4月初,摩拜单车以总价37亿美元出售给美团。如今胡玮炜选择退出,这个时间点,可是相当敏感。

上周,ofo用户排队讨要押金成为舆论焦点,ofo的CEO戴威随后也上了老赖名单,被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限制消费”。

可以说,ofo能否熬过这个冬天,几乎牵动着整个互联网、创投行业、媒体以及所有用户的神经。实际上,不仅共享单车领域出现问题,当下打着共享名义的创业项目经过表面的火热后,徒留一地鸡毛。

就在日前,一家从事共享纸巾业务的企业——亚媒科技,因为资金链断裂,被众多代理商围追堵截。实际上,这个一度火爆的共享纸巾领域,如今已经出现倒闭潮,知名的如妙赞纸巾、暖暖纸巾,还有众多小众品牌纷纷倒闭。

 分析

市场正在激烈洗牌

不少业内人士坦言,之所以共享经济出现大起大落,资本鼓吹和捧杀的成分不少,同时部分共享模式不成熟也是原因之一。

资本过度捧杀

“用户喜爱,资本争相涌入。资本刺激了企业投身共享领域的热情,同时也加剧了行业竞争。”长期关注共享领域的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说。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全球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模式与典型案例分析报告》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190家共享经济类企业获得融资,融资金额达1159.5亿元,分布在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11个热门领域中。截至2017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达1.06亿。按用户平均超过百元押金估算,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数量或已超100亿元。然而,当2018年将尽之时,随着资本潮退去,共享经济市场正在激烈洗牌,诸多二三线品牌已濒临退场。

丁道师表示,共享经济核心点是整个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育、医疗等相关资源做分享。从国内来看,2006年就开始有一些项目,一直缓慢发展到2013年后,得到资本热捧。直至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接近4万亿的规模。

然而,这样的热潮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方面是无人货架等新风口争相涌现,与之同时多家打共享概念的公司倒闭或终止服务,资本和创业者急速撤离。如今摩拜被收购,ofo在被动中等待命运。可以看出,轻车熟路打造风口的资本进出更快,创业公司也因此迅速大起大落。

 部分模式不成熟

在资本的热捧下,实际上,不少共享领域的商业模式是否成熟被有意或无意的忽略了。“以共享单车为例,其商业模式不可避免地具有互联网商业烧钱圈地的通病,而且很难找到稳固的盈利模式。有厂商尝试过页面广告,但效果不尽如人意。目前,共享单车的收入主要来自单车单次使用费用和押金所带来的金融收益。由于单车破损率高,在维护方面也要投入大量成本,一旦资本退潮,企业资金链断裂,危机就会出现。”丁道师表示。

“一个新兴的共享模式诞生,创业者和资本蜂拥而入,资本不断加码,必然要优胜劣汰和洗牌。”小电科技相关负责人刘彬告诉本报记者,经过2年多的运营,小电科技已经成为共享充电宝领域的领军企业。

刘彬表示,以共享充电领域为例,各家公司的发展是资金、技术、运营、产品能力等综合能力的竞争,而不是靠资本推动的表面虚假繁荣。“一些共享充电宝公司本身没有足够的资本实力,技术和运营能力,没有能力创新研发和升级产品服务,最终坑害用户。这种公司显然在当下很难融资,自然要被淘汰。”刘彬说。

小猪短租CEO陈驰对本报记者表示,模式健康是共享经济的生命线。“新经济需要重构交易的成本和体验,塑造新的模式,这需要企业家长期的投入,而不是简单的资本游戏。”陈驰表示。

 未来

不可能再烧钱换市场

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共享经济领域如今发生的大变革,并不意味着其走向终结,而是意味着共享经济迎来了下半场。

“在上半场,平台的首要任务是抢占市场,所以相关的企业在经营方面趋于粗放。到了下半场,平台必须考虑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其主要任务是如何更有效地利用闲置的社会资源,让共享经济更好地实现其诞生之始的使命,而这不仅需要商业模式的进一步创新,更考验平台的技术基础是否足够坚实。”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认为。

那么,进入下半场的共享经济到底路在何方?

小电科技相关负责人刘彬认为,在资本寒冬的当下,烧钱换市场已经不可能了,企业除了要有资本和产品两大能力,要通过精细化运营,重心占领城市核心刚需消费场景,形成壁垒优势,力求将资本优势转化为高效运营优势。

“要防止共享经济的异化,警惕那些只为吸引眼球,而无法探索出可持续经营模式的共享经济项目。”熊猫资本合伙人梁维弘认为。

“做这个领域,就要扎实的做好管理和服务,稳扎稳打,不能急于求成。”小猪短租CEO陈驰表示。

事实也正是如此,哈罗单车从市场切入上来说,选择了和摩拜、ofo截然不同的路径:一线城市红海,那就从二三线城市入场,最终变相躲避了广受诟病的共享经济押金问题。

腾讯研究院研究员张孝荣表示,“经济剩余”绝不是用来“闲置”的,在一定条件下对其进行整合分享,会激发大规模的经济效益。共享经济契合了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方向,在重构新型供给关系上会展现出巨大潜能。

客友全球创业社群

一键分享:

上一篇:小程序的下一个风口,在 8000 万大爷大妈身上
下一篇:过去一个月,马云三场演讲提到的十大问题,令所有创业者深思

文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