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样”凤凰自行车陨落史
2019-04-24 11:26  加入收藏 凤凰自行车   老三样   上海凤凰  

“老三样”凤凰自行车陨落史

作为中国自行车“鼻祖”,上海凤凰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但如今经渐渐被时代抛在了脑后。 在过去,自行车作为“三转一响”的首位,成为了年轻人结婚的必备选择。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凤凰更是与飞鸽、永久品牌并称为“老三样”,列入家庭生活必选奢侈品。而如今,作为中国自行车“鼻祖”,上海凤凰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但如今经渐渐被时代抛在了脑后。文章来源:投资界,作者:Sunny。

曾经遍布大街小巷的凤凰牌自行车,正从商业舞台上渐渐消失。

4月20日,自行车老品牌上海凤凰发布2018年度报告称,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7.62亿元,同比减少 46.68%;实现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 2018.02万元,同比减少 73.73%。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上海凤凰已沦为代工厂,研发几乎已经停止。

作为中国自行车“鼻祖”,上海凤凰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但如今经渐渐被时代抛在了脑后。

起源于1897年的“老古董”,风靡国内、销量全球

凤凰自行车曾是我国“自行车大国”的主力军。

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97年中国第一家自行车车行同昌车行。作为一家百年品牌,凤凰自行车家喻户晓,在当时全国屈指可数的几家自行车厂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在过去,自行车作为“三转一响”的首位,成为了年轻人结婚的必备选择。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凤凰更是与飞鸽、永久品牌并称为“老三样”,列入家庭生活必选奢侈品。

1963年,凤凰等头部自行车品牌的标价每辆就高达650元。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自行车更是供不应求。在当年若想拥有一辆凤凰自行车,必须凭票购买。

带着“凤凰”被人们视为吉祥和高贵象征的美好寓意,凤凰自行车冲破国门,销量50多个国家和地区。据当时的数据统计,1980年凤凰成为中国第一个进入欧美市场的自行车品牌,到了九十年代初,国内出口的自行车,有三分之一都是凤凰。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凤凰牌自行车的产量更是占到了全国的六分之一。

1993年,凤凰自行车公司改制成上海凤凰自行车股份有限公司,并成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开始实行“多元经营”战略,不仅生产自行车,同时也经营工程塑料、酒店业、国际贸易等产业。

凤凰一飞冲天!

自行车行业日暮西山,凤凰进退维谷

中国自行车协会曾经调查出一组数据,80年代自行车占北京整体交通量的68%。另一组数据透露,自行车曾占领了出行领域的江山:1990年全国城市每100户已经有188.6辆自行车,农村地区每100户拥有118.3辆自行车。全国有150多家自行车整车厂和700多家自行车零件生产商。

然而,自行车厂商越来越多,同质化越发严重。外资品牌的冲击,让凤凰自行车的市场份额迅速萎缩。

上海凤凰公布的官方数据中,2010年凤凰创下了自1979年以来的最低销量161万辆,与巅峰时期的年销量500多万相比,差距十分悬殊。

更重要的是,过去自行车是代步工具,但随着消费结构的改变,自行车的定位已经转向为时尚性、运动性。我国有超过3000家自行车俱乐部,每年有约3000多场的自行车主题活动和赛事,累计可以辐射数亿人群。锻炼身体成为自行车消费的首要原因。而传统自行车在转型上后知后觉,也成为了落伍的原因之一。

同时,电动车、汽车逐渐冲击了自行车市场,单单2014年自行车占北京整体交通量就降到了12%,全国各地都出现了自行车行业断崖式下滑。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数据,2003 年至 2013 年,中国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增长了近 8 倍。凤凰虽然快速转换风向标,推出了电动车、轿车零部件等产品,但市场的反响都非常微弱。

墙内开花墙外香。凤凰开始转战海外市场,2005年凤凰年报海外营收达10.56亿元,占同期总营收的63.85%。但由于受到之后欧盟税率的影响,凤凰的海外之旅也无疾而终。

此时凤凰,已经进退维谷。

依靠共享单车续命,仍有6870万元未追回

万万没想到,2017年共享单车火了。

共享单车给沉寂已久的自行车行业带来希望,尤其是以凤凰为代表的老字号们,更想借互联网的东风打一场有力的翻身仗。

早在2016年,凤凰自行车就在阿里平台实现了销量回暖,达到了114%的销售额增速。2017年共享单车在城市里的高速投放,单单2017年1月到5月的时间里,中国自行车产量就达到了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

当年时任上海凤凰副总裁季小兵对天下网商表示,上海凤凰对共享单车的态度是,既要积极合作,又要避免沦为代工厂的命运。

凤凰积极获得 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 500万辆的订单。正因为与ofo的合作,也让上海凤凰的营收短时间大涨126.63%,达到了14.28亿元。

然而泡沫的消失,让共享单车一落千丈。订单的锐减,如同“多米诺骨牌”,使得自行车供应链产生了巨大的连锁反应:上海凤凰半年营收和利润同比下滑超过五成,出现了相应的产能过剩危机。随后,ofo多家供应商提出诉讼、催款,包括百世物流、云鸟物流、顺丰、飞鸽、德邦等等。

虽然,法院判决东峡大通应向凤凰赔偿货款本金6815万元,凤凰已经收到了法院划转的ofo 2792.61万元的欠款,但仍有部分余额未追回。

被资本抬高的ofo迅速衰落,而留下的一堆烂尾,却让本就处境艰难的凤凰自行车, 走向了代工厂的命运。

客友全球创业社群

一键分享:

上一篇:刘强东性侵案剧情反转再反转,何时大结局?
下一篇:青松基金刘晓松:创业者的使命,是用匠人的精神做好产品

文章评价